所有文章

從山谷狹縫中發見佩特拉,驚喜的感覺與當年發現古城無異。

從山谷狹縫中發見佩特拉,驚喜的感覺與當年發現古城無異。

遊覽佩特拉,好像是欣賞一齣上千年歷史的表演。燈光、佈景、演員甚至是劇本也細緻安排好。由抵達的那一刻開始,旅客由 Wadi Musa 的山丘緩緩降下,如舞台劇的觀眾從樓座出口驟看舞台,好奇著遠方的佈景,可說出怎樣的故事出來。 太陽初起, 晨光從山後慢慢投射在佩特拉山谷之上,也意味著是時候出發。來到山腳下的遊客中心,才是進入佩特拉的入口。走過一段遠長的斜坡,便到山谷的入口  —  蛇谷。

The Siq 就是蛇谷,一路走,根本數不到轉了多少個彎。

The Siq 就是蛇谷,一路走,根本數不到轉了多少個彎。

蛇谷是表演的精采前奏,細心鋪墊開場的驚喜。幾十米高的峭壁蓋過陽光,蜿蜒而伸,會不自覺放慢腳步,仰著頭欣賞大自然的鬼斧神功。不時遠方傳來「躂躂」的馬蹄聲,是馬車載著旅客有致地駛過。不時涼風還會輕輕拂過,讓人忘記自己置身於沙漠之中。兜過不知多少過彎,數不過多少塊奇形怪狀的石頭,峽谷之間,遠方突然會出現一線盡頭,走得越近,從山谷鑿出來的粉紅建築就越大,那是藏寶庫 The Treasury (al-Khazna)。越過山丘涉過曲窄山谷,我們終於抵達佩特拉 ,腦海中不禁會播著歷險電影的主題音樂,Petra 又名 Rose City,因整座城市也是沙岩鑿成,日照時整個建築群也是玫瑰紅而命名。 我們才剛剛走到探索佩得拉的起點。

藏寶庫 The Treasury 前面總有幾隻駱駝任影,要如何避開遠方入鏡的遊人才是技巧所在。

藏寶庫 The Treasury 前面總有幾隻駱駝任影,要如何避開遠方入鏡的遊人才是技巧所在。

藏寶庫對出的空地,有幾間禮品店,也有些領著駱駝的青年遊說旅客騎駱駝,偶然有些小孩向你推銷很貴的明信片。沿著大街走,不遠就是羅馬劇場。外觀上,佩特拉的羅馬劇場比安曼遠為遜色,石級的輪壑被歲月磨平,這棟羅馬帝國的建築也標誌著古城的衰落,因興建此城的納巴泰人(Nabataeans),不敵羅馬帝國,才失去當時商貿經旅的地位。由羅馬劇場,我們走離大街而轉上山徑到 High Place of Sacrifice 。

<<<<<<< HEAD 佩特拉的羅馬劇場,石級的輪壑被歲月磨平 ======= 佩特拉的羅馬劇場,石級的輪廓被歲月磨平

Import-Wordpress-Content

佩特拉的羅馬劇場,石級的輪廓被歲月磨平

遊客中心提供的地圖,只是十分粗略地寫下各個遺跡的地點和路線,若非看見遠方有人已攀到崖頂,很難相信可由谷底走上去。回看一視,地上的遊人已經細小得看不清臉孔,羅馬劇場只見到半個倒影。不過我們的上升速度越來越慢,只好把相機也收起專注攀登。像我這樣的文弱書生,久未訓練未走到一半便要盤算到底應否繼續下去,因爲知道下午到修道院的路程也是同樣的艱苦。幸好,攀過第一個山谷以後 ,山路也是有降無升。High Place of Sacrifice ,顧名思義是祭祀的地方,山上有刻意填平的空地進行儀式,不過拿了甚麼東西去祭獻,則無從考究。遠晀之下,山谷連綿,去年六月,考古學家才透過高空衛星圖發現已知地域中,竟然隱藏了一個祭祀用途,如一個兩個標準泳池那麼大的平台。神秘的面紗,遠在遊覽範圍之外,到底這個失落的城市還有多少秘密有待世人發現?

“Match me such marvel save in Eastern clime,
a rose-red city half as old as time.”

「令我震驚的唯有東方大地,
玫瑰紅牆見證了整個歷史。」

— John Burgon, “Petra”

Tomb of The Roman Solider

Tomb of The Roman Solider

從山頂緩緩走下,到大街背後的另一山谷,有 Tomb of The Roman Solider 和 Wadi Farasa。憑著地圖細小的縮圖,我們很難才辨認到古跡是書中所記載的那一個。回到大街 (Colonnaded Street),已經過了中午,佩特拉範圍內只得幾間餐廳,我們找著個地方坐下休息,便打開旅館 舍準備的午餐盒。附近是另一個駱駝站,如前段所言,佩特拉是個細心調配的體驗,不同路段若太累總有其他方法,需要的只是金錢。由入口到藏寶庫可乘馬車,藏寶庫可騎駱駝到博物館,博物館可乘驢子上山到修道院。由於每日佩特拉約五點便關門準備 Petra By Night (就是整個蛇谷和藏寶庫的地上放著很多蠟燭),我們預算餘下的時間,只能去多一個景點,那一定是佩特拉的修道院 The Monastery (al-Deir)。

修道院 The Monastery (al-Deir) 隱在山後,要繞到後面才見真面目。

修道院 The Monastery (al-Deir) 隱在山後,要繞到後面才見真面目。

從博物館附近的餐廳出發,走到山頂的修道院,要上個多小時,距出發點二百多米高,差不多爬上八百多級的樓梯。路上對面走下來的人,也友善地說要加油,還有不遠便要到達,這句話倒成為錯誤的期望。因為地圖可見,距離修道院還有一段距離。上到山頂還要繞到山的背後才到修道院,望見比藏寶庫巨大得多的建築的時候,我不禁去想:「要耗多少年的人力物力,才在這遠郊鑿成這座宏偉的建築呢?」古時建築可見一國之力、技術的發展和君主的野心,皆因要舉國上下同心協力,一棟建築才能傳世而不至遺忘。紅城的歷史、建築和佈局,也是如斯的引人注目,這齣劇終要在這個最宏偉的佈景之下告終。原路返回到遊客中心可謂更加累人,回到旅館的時候,太陽才剛剛下山。自己的腿走了八小時山路,幾乎也失去感覺,第二天一早還要乘巴士,到約旦的最後一站。

Streets of Facades 就是連接著藏寶庫的山谷,突然擴闊起來的一段路,相信是當時古城重要的中心。

Streets of Facades 就是連接著藏寶庫的山谷,突然擴闊起來的一段路,相信是當時古城重要的中心。

Streets of Facades 就是連接著藏寶庫的山谷,突然擴闊起來的一段路,相信是當時古城重要的中心。

Streets of Facades 就是連接著藏寶庫的山谷,突然擴闊起來的一段路,相信是當時古城重要的中心。

佩特拉拾遺:

8d720 1tlvy0x 65lvsc8fidaqw6a

  1. 這次一定要推薦我們入住的 Rocky Mountain Hostel,雖然距離遊客中心很遠,不過位於 Wadi Musa 最高點,天台能飽覽超美的景色,老闆娘是外國人,超級友善。旅館在佩特拉開放和結束時間提供接駁服務(不要多想,其實是煮早餐的廚師駕私家車一趟)。

0f6fc 11mlkdew8ly ldhv3 rd0hw

2. 在佩特拉近羅馬劇場的公共廁所,是依山洞改建而成,男女廁也沒有封頂,坐在馬桶上仰望,便可以近距離欣賞粉紅色的岩石。廁所是非一般的整潔和乾淨,人無三急也值得入去一趟。

3. Google Map 特地製作的佩特拉 Street View 和語音解說,實在難以想像製作人員如何肩負數十公斤的器材上山。這網頁是返港協助我完成這段遊記的重要工具,更讓我對照回自己的相片和到過的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