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The Take(即 ScreenPrism) 上載 How I Met Your Mother (HIMYM)大結局的分析,讓我重新面對六年前看 HIMYM 大結局的創傷。先利申,HIMYM 仍是我六年來重看得最多的劇集,不過大部分時候由於太悲傷的關係,也是跳過最後幾集。

影片說的也是公道話,HIMYM 大結局最大的敗筆是觀眾投入多年的情感與八年前寫下的結局並不對應。整個第九季也是發生在 Barney 和 Robin 的婚禮,到最後一集的 “twist” 才把兩人的關係毀於一旦。同樣地,母親 Tracy 第九季才正式出現,我相信贏得不少觀眾的芳心,認為跟 Ted 才是天生一對。但到最後一集賜死,是悲劇。但要成全觀眾見證多年,他和 Robin 多次失敗的關係,卻枉死。 六年前看完大結局,我一直也覺得結局還不算太差,Tracy 賜死和愛情悲劇一橋段(第一個 twist),的確合我心意,也算是完滿的交待。但整個向兩個孩子說故事,是要得兩人默許重新要追回 Robin (第二個twist) 是否畫蛇添足,這個問題我沒有太過深究。重新看大結局,我卻覺得第九季是在為錯誤的情節鋪墊,引致觀眾 backfire 得那麼厲害。 除非是季中被腰斬,否則劇本應有足夠的空間去鋪墊,而非要短短一、兩集內交待所有伏線、轉折劇情。但為了第二個 twist 意想不到,而不作鋪墊,最終就是落得 HIMYM 今天的下場,明明是一早寫下的結局(劇集創作人Craig Thomas 和 Carter Bays 第二季時已一早拍下結局),還是半爛尾。

這段 Hitler 看完 HIMYM 大結局的反應片實在字字珠璣。

說到這裡,應該很多人同意大多美劇也是騙案,投放很多時間和感情,但看完結局也是不滿足。(問問 Game of Thrones 和 House of Cards )。這不一定是劇本或創作人的問題,美劇、甚至 Netflix 也是逐季按收視續約的制度也對故事創作的深度和角色發展有一定的影響。(The OA 就是反例,開了很好的頭,現在是無法收尾的悲劇 #SaveTheOA 啊啊啊啊啊啊) 為了追尋美好的結局,不一定是要 BBQ 派對,但最少是心理上 closure,我還是會繼續看電視劇,或許早要適應結局要分開鑒賞。或許我們還是會欣賞得到我們超喜歡的結局(如 Bojack Horseman 、The Good Place )

0 QrkVOoSUcGUtbOM7

附上紐約 McGee’s Pub 的朝聖紀錄!2018年聖誕到紐約和華盛頓,當然要到 McGee’s Pub 朝聖。McGee’s Pub 是 HIMYM 兩位創作人Craig Thomas 和 Carter Bays 為 Late 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 當寫手時經常流連的酒吧,MacLaren’s Pub 就是以這間酒吧為原型。

一直沒覺得 McGee 夠寫一篇遊記,所以這次把握機會跟 HIMYM 一起分享。

0 4YG8HPDBXNh6Kaq

0 VHIaintHL5rl6W7

入內便會發現,其實劇中酒吧裡的擺位已經跟實況有很大出入。McGee 其實有兩層,MacLaren 則在地庫。不過,傢俬和氣氛就差不多。而酒吧名 MacLaren 其實是源自 Carter Bays 的助手,Carl MacLaren。

0 340qOXKCC pwe9nF

酒吧內還有很多 HIMYM 的劇照和海報,甚至有 T-shirt 發售(USD$18)。我們是唯一店內的遊客,其他人也只是在飲酒談天。不過HIMYM 其實沒有在這裡拍攝過,只是意念上兩位創作人借用這裡作個紀念。這裡價錢不算貴,有機會的話來飲一杯吧。

McGee’s Pub (240 W 55th St, New York)

0 68mZTCQtW9 f Hms

0 MMymrfBsBMUMDT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