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

西維爾的日子

有時也不記得自己有那麼傻,居然暑假最熱最熱的時候一個人去西維爾。七、八月西維爾的平均溫度是35、36度,即使沒有香港的夏天那樣焗促,陽光曝曬下要由朝到晚到處觀光,也是受不了。 脫隊一個人三天來西維爾,主要是想朝聖 Game Of Thrones 的拍攝景點,Royal Alcázar of Seville 塞維亞王宮

天上飄落一粒沙 — 撒哈拉遊記(下)

回到旅行社,我們便簡單梳洗及吃早餐。這時小巴也駛回來,不過小巴是回程到 Merrakesh ,如上集所言,我們預約的是包交通到 Fes 的。團內竟然沒有其他人也前往 Fes ,結果旅行社安排了私家車載我們到 Fes。司機叔叔用他僅有的英文嘗試與我們溝通,講解一下經過的景點。我們變相包車,完成餘下的旅程。 由 Merzouga 到 Fes ,車程約8–9小時,視乎 Fes 的交通情況而定。我們約…

天上飄落一粒沙 — 撒哈拉遊記(中)

寫到中篇,終於到了沙漠,兩日搭車的時間加起來也有十多個小時。畢竟撒哈拉沙漠已在摩洛哥的最東,接壤阿爾及利亞。第二天的行程,先到 Tinghir 的綠洲,趕在日落前到達入沙漠的小鎮 Merzouga。 我們第一晚住在 Dades Valley 的酒店,以多天團的住宿來說,算不過不失,不過預約時表明的素食餐,再三確認下還是忘記了。早上起床才發現酒店位於山谷內,外面盡是峭壁。 第二天:Tinghir…

天上飄落一粒沙 — 撒哈拉遊記(上)

首次踏足非洲,她說摩洛哥還不算是非洲,大概是地理上仍然在歐洲附近,法國殖民遺留下來的氣息、還有這次旅程我們還乘搭了非洲第一條現代化的高鐵。 我們對非洲的想像,其實不易在摩洛哥見到。畢竟摩洛哥國境內全是山脈,沒有寮闊的草原,只有沙漠 — 撒哈拉沙漠。三毛寫道:「每想你一次,天上飄落一粒沙,從此形成了撒哈拉。」

Ponto Final — 遙看里斯本的海港

里斯本的市中心(Time Out Market 對面)的 Cais do Sodré 站,可以乘渡輪到對面岸的 Almada 。我們只有下午的時間遊覽 Almada。一岸之隔,Almada 頓然沒有熙來攘往的大城市感覺。吵鬧的電車不見了,轉成電動化的輕鐵。時間不多,我們只是沿碼頭一旁的小路走,到我們的目的地 — Ponto Final。 我們是在看 Netflix 的 Somebody Feed…

【以約遊記】漫遊玫瑰紅城

從山谷狹縫中發見佩特拉,驚喜的感覺與當年發現古城無異。遊覽佩特拉,好像是欣賞一齣上千年歷史的表演。燈光、佈景、演員甚至是劇本也細緻安排好。由抵達的那一刻開始,旅客由 Wadi Musa 的山丘緩緩降下,如舞台劇的觀眾從樓座出口驟看舞台,好奇著遠方的佈景,可說出怎樣的故事出來。

【以約遊記】重新發現的古城佩特拉

住了三天的 Rocky Mountain Hostel,頂樓的公共空間可以一覽整個 Wadi Musa 和遠方的  Petra 從死海的酒店,找不到公共交通南下到佩特拉,只好乘車返回安曼的巴士總站。約旦的公共交通對旅客來說是個大挑戰,坐數個小時的巴士也只是 16 座白色小巴。不單站內沒有任何指示,巴士其實也是隨便泊下,要逐個人問才知哪架車能載你繼續旅程。

【以約遊記】山城安曼

安曼的城市景觀沒有高樓大廈;平房依山而建,是歷史堆積的印記。前文有說過我們享受在城市漫遊的體驗,不過安曼是完全另一回事,那是城市步行體驗的完全相反。街道由斜坡、長樓梯所組成,街的兩端可以同時包含上斜和下坡。或許地勢讓安曼居民保持健康,皆因上班下課走的每條路也是一次鍛練。

【以約遊記】邊境

旅程到了一半,要由耶路撒冷出發前往約旦。由北部入境到首都安曼,經死海落南部佩特拉及沙漠華地倫,再出境返回以色列。從規劃行程的角度來說,陸路過境有很多未知因素,自己也不記得為甚麼當初沒有索性買機票。回想過來能夠順利過境實在很幸運。

【以約遊記】給耶路撒冷一天的安靜

公眾假期的概念,是讓民眾可以享有一天的休息,可是,現代生活中的假期與觀光、消費畫上等號,意味著總有一班人要額外工作。若跟大家說,香港全部公司、商店、食肆、交通暫停工作一天,讓大家放一天的假期,腦海已經想像到一般人的反應是覺得多麼瘋狂。不過,猶太教中的贖罪日 (Yom Kippur…

【以約遊記】圍牆內外 — 伯利恆

原本計劃逗留在耶路撒冷的最後一天到伯利恆遊覽,不過旅程的第二個意外讓我們大失預算。說起來有點尷尬:一個背包客,出發前固然會做足功課,看看行程會否遇上當地的節日。不過,今次遇上猶太教中的贖罪日(Yom Kippur) 實在全屬意外。

【以約遊記】圍牆內外 — 耶路撒冷

由於面向著聖殿山被封上的 Golden Gate,橄欖山被猶太人認作最靠近天堂的地方,傳說救世主再降臨的時候大門將會打開,門徒將獲救贖。儘管在同一國家內,從特拉維夫乘兩個鐘頭的巴士到達耶路撒冷,一到埗已能感覺不同氣氛。巴士站外有持步槍的警察戒備,人們嚴肅多了,連行人的穿著打扮也不同

【以約遊記】特拉維夫的印象碎片

深夜在特拉維夫的 Ben Gurion 機場降落,機場的保安不似網上其他遊記盛傳般嚴密,縱然以往也到過其他伊斯蘭國家旅遊,一直半期待的入境質詢,也只是問了幾句:名字、逗留多久和入境的目的便放行。機場最讓人深刻的建築,是入境與出境兩方向交接的大堂,交叉形一上一下對接客運大樓和航天樓,側邊展出以色列本土的重要成就,緩緩引領來客認識這片國土。

【以約遊記】城市的氣質

這年十月,遊歷了以色列、巴勒斯坦及約旦,順時針地繞著約旦河谷走了一整個圈。三地也不算是港人熱門旅遊的地方,最多舉辦的也是耶路撒冷的朝聖團。不過,港人又不是對這些地方聞所未聞,新聞報導總也會見過以巴衝突、中東戰事的畫面。固然十多日的旅程不足完全瞭解一個國家,但踏過的步伐,彷彿承先啟後般引來對世界這一角落的疑惑和好奇。

城市的靈魂

不同城市也流傳著不同的金曲,歌頌城市的身份和情懷,細訴城市獨有的故事。在紐約,一首地位崇高的歌曲,是 Frank Sinatra 翻唱馬田史高西斯電影 New York, New York 的同名電影主題曲。這首歌是街知巷聞的紐約市歌,時代廣場跨年派對、紐約的各類不同球隊比賽後,據說也會播放這首歌。寫於 70 年代末,歌曲描述主角一人將到紐約城,熱切期待的心情。”Start spreading…

今夜亮起的美麗島

離台返港數天,台灣的大學生便發起佔領立法院的行動,反對服貿協議。高雄的民眾亦自發於美麗島站靜坐集會,心裡感慨與歷史時刻錯過。美國旅遊網站「BootsnAll」於 2012 年評選全世界最美麗的 1…